112个女性抽中王思聪万元大奖的微博逻辑丨Cover计划

发表于:2018-12-17 08:43 作者:admin 来源:admin

沉珂是在微博“复活”的。

她“死”的时候,在网络上引起的轰动不比今日娱乐圈的动静小。有人为她“守灵”,有人骂她活该。最终“真粉、伪粉、黑粉”们相互指责,在网络上掀起了一场骂战。她“复活”那晚,写下开头“我是沉珂。大家好,七年不见”的长微博刷屏,登上微博热搜第一,一觉醒来涨粉一百多万。

她给自己取昵称“沉珂”,寓意“失落的玉”,因为觉得自己不被世界理解。2004年起,她发现了网络这个“更有安全感的虚拟世界”。在那个互联网刚兴起的年代,沉珂的照片、日志、音乐铺满空间、论坛,日记本封面。她的穿着、打扮、签名、自残都会被人模仿。

她痛恨和非主流扯上关系,虽然“斜刘海,死亡眼线,45?仰望天空,大头照”这样的造型确实是从她开始广为流传的。就像她不理解,只是过了自己选择的人生,在日志里写下心中的伤疤而已,为什么总有人要关注、剖析它们。还要添油加醋,指手画脚,将其展露在烈日喧嚣之下,再回过头来指责她。

2008年2月,在《飞向别人的chuang》爆火后,她的抑郁症越发严重,做出了割腕的决定。但她没死成,只是在听说死讯被误传之后,说了一句“那就让沉珂死了吧”,从此销声匿迹。七年以后,网上还时常有关于她的传言,贴着刺眼的“中国第一个网红”“杀马特鼻祖”“非主流教母”的标签。

现在她有了另一个标签:知名美妆博主。

2015年12月22日,微博刷屏以后,她才意识到自己当年是多少人的精神寄托。现在,她开着自己的淘宝店,没事发发撸猫的照片,卖卖货抽抽奖,讲讲冷笑话或者生活日常。最近自曝要离婚的事情,又被挂在了热搜第一。

她的现状,几乎是微博小世界的一个典型缩影。

几乎恰好是她“复活”的那段时间,微博这个产品也成就了起死回生的奇迹。中国的互联网社交产品,能在QQ微信的压力下上位,几乎被大众抛弃后再“二度崛起”的,独此一家。沉珂的转变,被媒体视作正能量、类似变形记的励志故事。而微博的转型,则带来了商业的成功和用户的指责,在“娱乐至死”的质疑中吸引着猛烈的炮火。王思聪“抽奖门”事件便是微博对运营效率和商业化极致追求带来的后遗症。

2014年4月,新浪微博拆分上市时,CEO曹国伟骄傲对华尔街说,我们有1.438亿的月活跃用户,所以新浪微博应该估值50亿美金以上,单个活跃用户价值50~100美金。彼时,IG战队Ti2夺冠是两年前的事,S8夺冠则是四年后的事。

“朋友圈一半在恭喜IG,另一半在问IG是谁。” 11月3日,中国社交平台彻底沦为年轻人欢乐的海洋,王思聪一波豪气抽奖后1:112的男女中奖比例却让微博遭到口诛笔伐。

并不是每一个用户都如曹国伟口中所说的那么值钱。

作为“两微一抖”中最早出现的产品,微博的第一批用户已经开始来到了注册的第十个年头。商业化必然会影响一部分老用户的体验,造成他们的不满和流失。正如“三角悖论”所说:商业化、老用户、用户增长三个维度最多只能满足两个。在打破时间序列加入兴趣推荐后,形成了一个奇怪的现象:一边是老用户们叫苦不迭抱怨着混乱的时间轴,一边是新增用户和活跃度都大幅提升。

命途多舛的微博,伴随着“二度崛起”,由“围观改变中国”的宏大愿望,毫无保留的倒向了商业化和娱乐化诉求。

“中国网络新闻教父“陈彤,自中国门户时代起就是内容方面的领军者之一。当他任职十七年后,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离开理想国际大厦时,媒体人看到的是“新浪历史上最彻底的一次革命”,看不到的是新浪微博将彻底走向另一种产品形态。

2009年6月,在理想国际大厦20层的第二会议室里,曹国伟花了两个小时听取一款叫“朋友”的社交产品汇报。这款产品几乎加入了当时所有社交媒体类产品能实现的功能,曹国伟只剥出来了“微博”这个板块,其他全部毙掉。

当时的曹国伟已经获得了新浪董事会的同意,由他带领管理层持股10%并实际控制公司。即将从职业经理人到公司实际控制人的身份转变,给他带来了沉甸甸的压力。高管们全员参与认购股份的信任,其他三家机构为他提供的1.3亿美元资金支持,都敦促着他必须必须下定决心去试验一次前景不明的创新。

曹国伟否定了这个项目。但是把微博这个板块拿出来,做成了独立的产品,“非常切入痛点,这样才能非常快地传播开”。从6月到8月,两个月时间“中国版的Twitter”就公测了。期间,7月时微博客类的产品被严格管制,当时国内最大的同类网站饭否被关闭,新浪内部对微博项目产生了争议。

彭少彬是当时力主继续的人之一,被任命为新浪产品事业部总经理,又在微博事业部独立后兼任微博事业部总经理。在和有关部门沟通后,新浪微博上线,填补了饭否、叽歪被关闭留下的市场空白。为了避免政策性风险,彭少彬还创建了微博监控中心,即微博小秘书。

王兴最后没能实现承诺,“会带着一个更好的饭否回来”。反而是饭否被关停后离职的张一鸣,凭借着在饭否工作时萌生的信息组织分发的概念创办了字节跳动(今日头条母公司),与微博上演了另一段情仇。

新浪微博推出仅一年半,用户爆发性地冲破1.4亿,新浪股价创下新高直逼120美元。清酒红人脸,钱帛动人心,张朝阳高喊着要“我要把江山给夺回来”,腾讯表示对微博的投入上不封顶,连网易微博、百度说吧也先后上线争夺市场。互联网的江湖里,微博放眼望去,举世皆敌。

有人说,今年王健林回归,是送给中国足球沉甸甸的一份礼物。部分球迷可能依稀记得,1997年世界杯预赛,被誉为“史上最强国家队”提前出局后,一篇《大连金州不相信眼泪》让多少人热泪盈眶。这场比赛发生在万达的主场,帖子则发在四通利方,陈彤是当时的体育沙龙版主,这家公司就是新浪的前身。两个月后,王健林宣布,“万达将永远退出中国足坛”。

陈彤对新浪,也是这样一个定海神针般的人物。无论是门户、博客还是微博,他都有极大贡献,堪称一手带大新浪的“英雄”。有人说,新浪是“铁打的陈彤,流水的CEO”。新浪决定做微博时,他任职新浪总编辑。给手下们开会动员时,他说“微博做得好可能接近甚至超过Twitter,做不好也不会比博客差”。

微博早期被视作轻量的博客,沿袭着陈彤关于博客的发展战略:打名人牌。公知、明星、记者,陈彤和他的嫡系们不遗余力的邀请着这些“大V”们开通微博。薛蛮子、韩寒、李开复、姚晨等一大批“公知”在新浪微博输出着自己的价值观,吸引了无数群众前来围观。

本文链接地址: http://www.thienducgroup.com/win8/win8news/578.html

栏目:Win8快讯      围观:

相关阅读

最新文章

本月热点